22 「虎口」逃生

中國 小優

我叫小優,今年二十六歲,原是天主教的信徒,從小就跟著媽媽去教堂望彌撒、唸經、辦告解、領聖體。媽媽熱心追求,經常把家裡吃的、用的和錢財奉獻、施捨出來,會長、修女們都特別喜歡媽媽,見到媽媽總是笑臉相迎,噓寒問暖,還經常打電話叫媽媽去參加教堂裡的各種活動或幫忙料理一些事務。我也主動去參加修女辦的學習班,和教友們一起唸經,那時我能感受到有天主同在的平安喜樂,每天過得很開心。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教友們信心越來越冷淡,我也靈裡軟弱,守不住天主的教導,總是犯罪認罪。婚後就和丈夫去外地打工了。

轉眼到了2013年的聖誕節,我有幸遇到了全能神教會的一個姊妹,她告訴我天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作了一步新工作。我聽後心裡一驚,激動地說:「是嗎?天主回來了!天主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現在天主在哪兒啊?姊妹,你快跟我說說。」姊妹給我交通說:「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把人類得潔淨蒙拯救的一切真理都向人打開了,包括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道成肉身的奧祕、聖經的奧祕、神名的意義、人類的結局與歸宿等等,這正應驗了天主耶穌的話:『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因為他不憑自己講論,只把他所聽到的講出來,並把未來的事傳告給你們。』(若16:12-13)」我認真地聽著姊妹的交通,心想:沒想到我能迎接到天主的再來,真是太好了。隨後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三步作工與神名的意義,姊妹怕我聽不明白,就給我打比方、舉例子,交通得特別細,又明白又透亮。通過交通,我明白了不少以往不明白的真理,也知道了天主再來作的是審判刑罰潔淨人、成全人的工作,我感覺全能神很可能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當時就表示願意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便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語、唱詩歌、跳舞讚美神,當我讀神的話有不明白的地方,弟兄姊妹就不厭其煩地給我交通,他們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啟光照,和他們聚會讓我重新享受到了聖靈作工的快慰,感覺心裡特別舒暢。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裡,人與人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弟兄姊妹彼此敞開說心裡話,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幸福生活啊!通過一個多月的考察,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語,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回來了,我感覺自己太有福了,同時我也很想把這一好消息告訴給媽媽和更多的教友。

春節時,我和丈夫回了家。到家後,我急切地給媽媽見證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不管我怎麼說她都不接受。我有些失落,也很納悶:全能神明明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她怎麼就不接受呢?看媽媽實在不接受我只好作罷。之後,我又回到了上班的地方,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操練在教會裡盡本分。那段時間,我靈裡特別有享受,生活也充滿了無比的快樂喜悅,尤其是從神的話中看到約伯臨到試煉,失去萬貫家產和滿堂的兒女,自己還渾身長瘡,但他仍然能稱頌神的名,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還有亞伯拉罕能把獨生子以撒獻上歸還給神,他們對神的信心與順服讓我特別受激勵,我也想做這樣的人。

正當我沉浸在神愛的暖懷之中時,噩夢般的生活臨到了我。2014年8月的一天,媽媽突然來電話說我女兒得了重病,聽媽媽這麼說,我心裡「咯噔」一下:女兒這麼小怎麼就得了重病呢?我很擔心女兒,心裡特別痛苦。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事有你的許可,我女兒的病也在你的手中,我願把女兒交託給你,願你加給我真實的信心。」禱告後,我心裡踏實了一些。之後,我就和丈夫急忙趕回了老家。到家後,令我吃驚的是,女兒在床上安然地睡覺,我想把她叫醒,只見媽媽把手一揚,厲聲說:「你不用叫她,她沒事!」我這才發現家裡來了很多親戚,意識到媽媽把我們騙回家是為了攔阻我信全能神。我心想:今天神給我擺設這個環境,肯定有我該經歷的。於是,我問媽媽:「媽,孩子沒病,你為什麼騙我們回來?……」沒等我把話說完,媽媽就衝我大發雷霆,連說帶嚷:「我去教堂問過神父、會長了,他們說『東方閃電』可厲害了,只要進去就出不來了,你快別信了,我這也是為你好,怕你走錯路。」媽媽還說了一些宗教界造謠、毀謗全能神教會的話。聽著媽媽的話,我心想:我根本沒有信偏,而是跟上了神的新工作,我信的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如今作了審判刑罰潔淨人的工作。我定真了真道怎麼會放棄呢!再說了,神父、會長說「信了『東方閃電』,進去就出不來了」,這純粹是迷惑人的謊言、謬論,我在全能神教會聚會都半年多了,我比你們清楚,全能神教會的門是敞開著的,或去或留完全由人自由選擇,根本不是神父、會長說的那樣。弟兄姊妹都是因著從神的話語中定真了真道,得到了生命的供應,找到了活水泉源才不願意離開的。我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靈裡得著了飽足,誰還願意再到荒涼飢餓的教堂裡去呢?神父、會長根本沒有考察過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沒讀過全能神的話語,更沒在全能神教會聚過會,他們憑什麼這樣說,這不是憑空捏造、無中生有嗎?媽媽見我不說話,就氣呼呼地走到我面前打了我幾個耳光,還逼著我說背叛神的話。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裡特別難受,想想如果不是神父、會長編造的謠言,媽媽怎麼會這樣逼迫我信全能神呢?於是,我對媽媽說:「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回來了,我信全能神是天經地義的,一定要信到底!」媽媽聽到我這樣說,氣得臉色發青,眼睛都紅了,大聲對我嚷道:「我是你媽,你就得聽我的!」看著媽媽這樣不可理喻,我就不再說什麼了。這時,親戚們也開始七嘴八舌地指責我,還說了很多讓我背叛神的話,我心想:「我已經迎接到天主耶穌了,我信的是真神,走的是正道,我是決不會背叛神的!」當時,我很想勸他們考察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不要被神父、會長的謠言迷惑盲目定罪抵擋全能神了,但看到他們那種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態度,我感到他們不是接受真理的人,說再多也沒有用,就不想再和他們說什麼了。過了一會兒,媽媽就和親戚們一起走了。但媽媽並沒有放過我,而是安排我弟弟來我家住,弟弟每天像看犯人一樣看著我,我去哪兒他都跟著。就這樣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兩天後,我與家人正在吃晚飯,媽媽突然走了進來,只見她「笑容可掬」,拿腔拿調地對我說:「小優,你看誰來了!」看媽媽的表情,聽她說話的語調,我心想:「是什麼人物來了,讓媽媽這麼大反應,就這架勢肯定沒什麼好事。」這時,教堂的劉會長和王教友走了進來,我平靜地跟她們打招呼,並讓她們坐下。吃完飯後,劉會長瞇著眼笑著對我說:「小優啊!我們今天來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聽你媽說你信了『東方閃電』,我可告訴你啊,你信錯了,可不能再信了。咱整個家族世世代代都信天主,你可不能離開天主啊,不然天主就不要你了。今天我們來勸你,你如果不聽,到時候下了地獄就怨不得我們了。小優,我們可都是為你好啊,你也不想想你丈夫的病,那可是我和你媽天天禱告天主才治好的,如果你還繼續信『東方閃電』,你丈夫的病要是再犯了那可就沒人管了。」聽她這麼一說,我心裡「咯噔」一下,不由得有些害怕,心想:以前丈夫的病那麼嚴重,花了很多錢都沒治好,後來是我們天天禱告天主才好的,如果真像她們說的那樣,丈夫的病再犯了我可怎麼辦呀!正當我心受迷惑的時候,一句神的話語浮現在我腦海裡:「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想到神的話語,我猛然清醒過來。對,我信的是全能的神,是天主的再來,丈夫以後會不會犯病也在神的手中,她們說了不算,神主宰一切,有什麼可怕的!再說了,丈夫的病是天主醫治的,又不是她們醫治的。想不到她們為了讓我背叛神竟然用丈夫的病來威脅我,想讓我害怕家裡不平安而否認神、背叛神,她們真是夠陰險啊!看破了她們的險惡用心,心裡就噁心她們,不願再和她們說什麼了。

劉會長見我不說話,就陰陽怪氣地說:「看來你還挺堅持的哈!今天我們也跟你說這麼多了,你表個態吧!」因著她們剛才說我丈夫生病的事,我心裡有些受攪擾,但又想到神主宰一切,我心裡就有底氣了,無論如何我不能背叛神,就鼓了鼓勇氣對她們說:「我告訴你們吧,全能神我信定了!我是不會棄掉神的!」聽完我的話,我媽大吼了一聲,說:「走!我們去教堂禱告去。」說完就帶著她們氣呼呼地走了。看著她們凶狠的樣子,我心裡不由得有些害怕:她們去禱告了,是不是要咒詛我啊!我可怎麼辦啊?無助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她們這麼多人都站在一個戰線上圍攻我,現在就只有我自己了,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心裡有些害怕,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心裡一下子亮堂了:是啊!神是我堅強的後盾,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麼可怕的。想想剛才會長和教友說的那番話,不就是想讓我因著害怕下地獄,害怕家裡不平安、丈夫得病而棄掉神嗎?我如果膽怯害怕,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我和丈夫的命運、結局、得福受禍都不是哪個人說了算,更不是神父、會長能定規的,都在神的手中掌管,她們定罪、咒詛沒有用。想到這些,我心裡安靜了下來,一點也不害怕了。我從心裡發出對神的讚美,感謝神用話語引導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不被他們攪擾迷惑。

一天中午,我正準備和孩子午休,趙修女和張修女又來攪擾我,趙修女說了一些恐嚇我的話後,張修女也煞有介事地跟著說:「是啊,我以前接觸過全能神教會的人,差點被他們騙了。」我聽她這麼說,心裡特別氣憤,知道弟兄姊妹絕不可能做這樣的事,她們說的都是謊話,是毀謗。所以我就質問她們:「他們是怎麼騙你的?」張修女有模有樣地對我說:「你可不知道呀!他們給我書了!」我繼續追問:「那你說說,她們給你的書是什麼樣的?書名叫什麼,裡面的內容寫的是什麼?」她一臉尷尬,支支吾吾說不上來,最後掩蓋說:「我給忘了。」聽到她們這樣說,我心想:“還是修女呢,怎麼敢瞪著眼睛作假見證誣陷人呢?怎麼一點敬畏天主的心都沒有呢?你們還是不是信天主的人啊,難道就不怕遭到天主的懲罰嗎?”隨後趙修女又問我:「你還去打工嗎?」我堅定地回答:「去!」她假惺惺地勸我說:「別去打工了,在家照看孩子多好啊!」看到她們假冒為善的樣子,我心裡特別煩她們,就往外屋走,並說:「我的事,不用你們管。」她們見攪擾不了我,也跟著站起來灰溜溜地走了。她們走後,我心裡很煩惱、痛苦,想到最近會長、修女老是來攪擾我,不是編造謠言誹謗、攻擊全能神和弟兄姊妹,就是散佈謬論迷惑、恐嚇我,雖然我沒有被他們迷惑,也與他們辯駁,但每次我都被攪得心裡煩亂,不能安靜在神面前讀神的話。弟弟還總是看著我,我禱告、唱詩歌、讀神的話語都受限制,感到特別壓抑。痛苦中,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這些會長、修女們一次次地來攪擾我,我心裡很煩惱、痛苦,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對待他們,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吧!」

禱告後,我拿出MP5播放器,正好看到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看完神的話語我一下子明白了,原來這些神父、會長正是神所揭示的宗教敵基督啊。想想他們雖然信天主,卻絲毫不尋求真理,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不但自己不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還褻瀆神,定罪神的新工作,又編造謠言迷惑我媽,導致我媽對我又打又罵,還把我軟禁起來。之後,他們又三番五次到我家攪擾、欺騙、迷惑、恐嚇我,幸虧有神的話語帶領引導,我才沒有中他們的詭計背叛神。當初的法利賽人就是用各種卑鄙手段攔阻猶太百姓接受天主耶穌的福音,並且用謊言迷惑他們,說天主耶穌的作工超出了舊約聖經,不是再來的默西亞,致使猶太百姓隨從他們把無罪的天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天主耶穌斥責他們說:「禍哉,你們經師和法利塞假善人!因為你們給人封閉了天國:你們不進去,也不讓願意進去的人進去。」(瑪竇23:13)對照神父、會長、修女們的所做所行,又想到弟兄姊妹之前給我交通如何分辨法利賽人實質的話,我看清了這些神父、會長正和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想方設法攔阻我信全能神,就是怕我給我媽以及我們整個家族的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怕我們家族的人都信了全能神,這樣他們牧養的人就少了,每月的奉獻款也少了,他們可真是偷吃神的祭物、攔阻人進天國的惡僕、敵基督啊!看清楚了他們敵基督的實質,我知道該怎樣對待這些人了,他們信神卻抵擋神,是神的仇敵,我應該棄絕他們。雖然這些天我被他們攪得很痛苦,但有神的話語帶領開啟,通過他們的反面襯托使我長了分辨,對神的話語也有了一些實際的經歷,體驗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真神,心裡特別高興、踏實。我暗立心志:不管撒但怎麼攪擾,我決不背叛神,我要堅決站住神見證,羞辱魔鬼撒但!

想不到剛踏實了兩天,撒但的攪擾逼迫再次臨到了我。一天晚上,媽媽和我的幾個叔叔、嬸嬸還有三奶奶來到我家,攔阻我信全能神。看到這個場面我心裡非常氣憤,心想:「我不就是信真神了嗎,這有什麼錯?為什麼就跟我沒完沒了了?」這時,只見三奶奶陰陽怪氣地對我說:「小優啊,走!咱回家看你奶奶去。」聽三奶奶這麼說,我心裡一驚:他們是想把我弄到我媽家,將我和有精神病的奶奶關在一起。哎呀!這哪是親人呀,怎麼這麼狠心呢!我剛想到這兒,媽媽就拿著一條繩子衝我走過來,蹲在地上開始綁我的腳。我一看急了,一邊推著她的手一邊大聲說:「你要幹什麼?為什麼要綁我?」兩個叔叔見狀搶步走過來,每人摁住我的一隻肩膀不讓我反抗。當時我坐在沙發上,站都站不起來,在心裡急切地呼求神:「神啊!他們要把我綁走,我就沒法信神了,也找不著教會了。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為我開闢出路吧!」禱告後,我覺得身上特別有勁,一邊掙扎一邊大聲說:「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呀!你們放開我……」他們見我反抗得厲害就把我放開了,我心裡特別感謝神,真實地體會到只要人真心依靠神,就能看見神的作為,也實際地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時時看顧保守著我。我心想:在這個環境中,我一定要把真心拿出來獻給神,徹底羞辱魔鬼撒但。於是,我堅定地對他們說:「在其他的事上我都能聽你們的,但在信神的事上我只聽神的!我已經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不管你們怎麼逼我,我都不會動搖的!」當我立定心志跟隨神時,我再次看到了神的作為。我的一個嬸嬸說:「你們別綁她了,再綁也沒有用,我看她是信定了。」他們這才灰溜溜地走了。他們走後,我一下子癱軟了,感到身心疲憊,沒有一點力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想起昨晚的一幕幕,我的心情很沉重。想到親人對待我的態度,我不由地想:「唉!我媽和家裡人被神父、會長散佈的謠言迷惑,一個勁兒地逼迫我,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回想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情景,大家同心合意追求真理、盡本分,互相扶持幫助,沒有欺壓,也不用防備,心裡釋放自由,每一天都過得特別充實、踏實。而現在我被圈在家裡,沒有一點自由,每天提心吊膽地活著,不知什麼時候家裡人或教堂裡的人就來了,輕則訓斥我一頓,重則威脅、恐嚇,我心裡特別痛苦、難受,我真想回到教會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歌讚美神……

緊接著,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一天,我和丈夫出去買東西,回家後,我想拿MP5播放器看神的話,可怎麼也找不著,急得我在地上來回打轉,心想:「我的MP5哪兒去了?明明在家裡放著,怎麼就不見了呢?」我突然想到是不是被我媽拿走了。記得有一天,媽媽進了我的臥室,看見我用MP5播放器看神的話,之後她就經常來我家翻東西,今天MP5不見了,一定是她拿走的。想到這兒,我心裡特別氣憤,就氣沖沖地去了媽媽家。一進門,見媽媽正和我的二奶奶說話,我走到她跟前問道:「媽,你是不是把我的MP5拿走了?那是我的東西,你拿了的話就趕緊給我。」想不到媽媽卻矢口否認。看到她不屑一顧的樣子,我生氣地說:「我的MP5放在家裡誰也不會動的,只有你總翻我的東西,肯定是你拿的,你把它還給我吧!」在我的一直追問下,媽媽口氣生硬地說:「我是不會給你的,想從我這兒要回去,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後來,無論我怎麼跟她要,她就是不給,我只好無奈地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裡特別難受,心想:我的MP5沒有了,就看不著神的話語了。以前她們來攪擾我時,我還能看神的話語,有神話語帶領、引導,我就能明白神的心意,也有信心、力量面對他們的圍攻。現在連唯一的MP5都沒了,我可怎麼辦啊?沒有了神的話語我不就完了嗎?我越想越沒路,靈裡消極下沉,感到痛苦極了。就在我極度軟弱、萬念俱灰的時候,神的話語開啟了我,我腦海裡浮現出一首神話語詩歌:「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世界也棄絕,家裡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悅,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在神話語的引導下,我認識到神希望我能在這個環境中為神作見證,不管遇到多大的難處都得對神忠心到底,不失去對神的信。回想這段時間我經歷了這麼多的逼迫,每一次都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撒但就是想借用各種手段把我一點點摧垮,現在又把我的「生命靈糧」奪走了,它不就是想吞吃我的靈魂嗎?撒但真是太凶殘了,我不能中了它的詭計,雖然MP5播放器沒了,但我還有神呢,神還會開啟帶領我,我相信只要我時時依靠神,神都會幫助我渡過一切難關的。不管接下來將面臨什麼環境,只要我有一口氣也得為神站住見證。是神的話語又一次帶領我,使我有信心繼續前行。

經歷了這一次次的逼迫、患難,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每一次我消極軟弱、迷茫困惑時,都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了見證。同時,我也看到神時時都在我的身邊,作我的依靠,為我開闢出路。我對神的信心一點點加增了,同時想離開家的願望也更加強烈了,我得趕緊逃離這個「虎穴」去找教會,找弟兄姊妹。主耶穌曾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可3:33、35)於是我把這事向神禱告交託,求神帶領我。幾天後,我避開了弟弟的監視成功地從家裡逃了出來,又一次回到了全能神教會,過上了教會生活,還力所能及地盡上了本分。至此,一個多月的痛苦生活終於結束了,我心裡的壓抑、愁煩也煙消雲散了。感謝神帶領我衝破了撒但的黑暗權勢,從「虎口」裡逃了出來,重新回到了神的家中。

這段經歷至今記憶猶新,因我從中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神的愛、神的拯救,看到神時刻都在我的身邊保守著我,使我沒有被撒但迷惑、吞吃。同時,藉著這次特殊的經歷也使我對神父、會長等人有了分辨,他們瘋狂地定罪、褻瀆全能神,還造謠、作假見證迷惑我,想方設法攔阻我跟隨全能神,他們就是人接受神末世作工、蒙神拯救被神得著的攔路虎、絆腳石,是吞吃人靈魂的撒但惡魔!此時,我才明白全能神說的「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這話的真實含義。我認識到不管是神父、會長、修女,還是教友及媽媽,外表看他們也信天主,但他們聽不懂神的聲音、不認識神,拒絕接受天主再來的作工,神並不承認他們的信,他們就是神眼中的不信派,是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稗子,他們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的魔鬼、敵基督。另外,我也看到不管是家人的逼迫,還是宗派人的攪擾,都是來自於撒但的攻擊,是一場激烈的靈界爭戰。撒但就是想藉著這些人事物攪擾我,讓我放棄真道、背叛神投入它的「懷抱」,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與它一同被毀滅在地獄之中。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在撒但攻擊、攪擾的時候,神卻時時引導、帶領我,讓我經歷神的話語,在神的話中長分辨、長見識,也成全我對神的信心,使我對神的信變得真實,堅強不脆弱。感謝神的帶領,使我在短短的一個多月裡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什麼是善與惡,什麼是美與醜,堅固了我對神的信,使我與神更親更近了,真是苦就是神的祝福啊!我願在以後的信神生涯中,經歷神更多的作工,一直跟隨全能神走到路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星 的頭像
星星

末世基督全能神賜給人永生之道

星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